[水鱼||未授翻 ] Every Storm

Balabala : 超短意识流!没有实质性内容2333几乎不敢打tag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也不知道作者在写啥,可是文笔太美了哇(´艸`)应该是堆离开RM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327043   

_____

那些雨轻柔地落在他的身体上,细若无物。但他能感受到它的寒意,感受到水汽蜿蜒而过,留下印记斑驳的污点。天际正竭力聚起些不成形的彩虹,但他能看到,那就快要结束了,那个保证,那个承诺。雨水无休止地坠落下来,黑云发出隆隆闷音,闪电碰撞着交叠着刺开水幕,再化作晶亮的碎片坠毁在黑暗的边缘,逃遁入地心深处的裂缝。

 

他注视着风对树丛喃喃低吟,沉闷地讲述着某些坚定的话语(这似乎和那混乱的天堂形成了有趣的对照。)冰冷的空气从枝梢间呼啸而过,轻柔地采撷下几片叶子,再任由她们打着旋儿落入潮湿的土壤。树叶经不住这蛮力,便漫无目的地在风流中漂荡。

 

它就那样结束了,一言未发,无人听闻,却仍被理解。是时候动身离开这里了,是时候在寂静中去洗刷另一方终将离去的时空。

 

他缓缓睁开眼睫,一道闪电正破空而下,串联起暴雨所创造出的所有新生。

 

——

Mesut抬眼望向洁净的碧蓝天空,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。只有百分之三十的降水可能性,雨怎会下的这样多?他思忖着,把目光从蔚蓝中移开,转而投向裂开缝的灰色人行道。(眼下他能够使用它了,那个假想中的,可以令一切变得年轻而新鲜的东西。)寂静在滴滴答答中悄然流逝,时间似乎过了太久,以至于那团灰色在他眼中逐渐成为了Sergio的轮廓。他猛地挣扎起来,试图攒起所有力气与意志来支撑起接下来所有他想说的话,想做的事。

 

过去的三十分钟,赛维利亚人始终陷在沉思里,安静地坐着,双眼闭合。当Mesut第一次告诉他自己做了什么时---对Sami,对所有人---他没有像男孩预想中的那样崩溃,大喊大叫,濒临爆炸。他早就知道这样只会让两人都手无足措,知道这不过是个时间问题。而在那之前.....

Sergio轻轻睁开眼,目光柔和地注视进德国人的眼睛,满含哀伤,扯起一个最为柔软的微笑。

 

——

冰冷而模糊的水汽晕染了它流经的纹路。那个保证,那个承诺,它从高空的缝隙中坠落,跌成粉身碎骨,重又扩散进地心深处。呼啸的话语螺旋式下降,而意义无多。

它结束了,无声无语,却不言自明。
是时候安静地动身离去了。

评论-6 热度-20

评论(6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