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esut个人向】 伦敦到马德里

Sum: 18年的厄齐尔对12年的梅苏特撒了谎,不过六年时间里他明白了一切

预警: ...呃,比较流水账,就是借机表达下对梅老师的感受,大家随便看看,喜欢就太好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皇马bro友情向,私心罗戴厄www

emm啥时候直接搞水仙得了

  

    1.

梅苏特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被褥中逐渐醒过来,马德里的阳光透过不严实的窗帘照得他眯起了眼睛。他慢慢地坐起身看表,已经快中午了。他仍陷在昨晚的梦里神情恍惚。

他梦见了六年后的自己,不过那个厄齐尔的轨迹却和自己毫不沾边---10年后便效力阿森纳,没有马德里,只有伦敦。他也问了C罗,得到的答案是尤文图斯的功勋球星。Ramos还在皇马,做队长,这个可以想象。而Sami也去了该死的尤文。

”这边我从最开始便没进国家队,国籍问题。托马斯罗伊斯还是德拉克斯勒,我都不认得。

“至于你俱乐部那几位,我当然知道他们啊,不过我们没什么交集罢了。

”很明显我和你的世界不同,所以别好奇未来怎样mesut。那是我的未来,不是你的。“

他回忆起那个陷在长沙发的阴影里,剪着短发,目光平静,晒得像块炭的厄齐尔。

只是个梦而已,那绝对不会是我。我还是喜欢长头发,也绝对学不会英语。

更何况少了马德里!他不敢想象没有这群吱哇乱叫的队友,老友们全都形同陌路的生活。男人话语里的世界叫他浑身发冷。

梅苏特去水池冲了把脸,蹬上鞋去找隔壁的sergio。夏歇的末尾,他迫不急待地想听安达卢西亚人的吉他和笑声,想证明自己和朋友们只是隔了几幢别墅,而不是伦敦到马德里的两千里迢迢山海。

 

2.

几天后踏上新赛季的伯纳乌的草皮的一刻,淋漓日光彻底沥干了那个伦敦阴雨中的梦。覆紧贴心脏的队徽闪亮着发烫,他抬头环视八万人的汹涌潮水,沸腾的灵魂在血液中呼啸奔流。

是的,他属于这里,他是皇马最宠爱的10号,是最好的助攻王,他会和朋友们得尽冠军,一袭白衣直至终老退役。马德里使他从空怀野心到获得一切,他也甘愿为这里献出所有。

 

 圣诞节的时候梅苏特真的被cris拉着剪掉了半长的黑发,”这样小尼莫更帅啦!“他看着镜子里和葡萄牙人差不多的短短发茬,别扭地承认还算不错。

等到隔天的训练课,梅苏特几乎被二十几只爪子摸秃了头毛,连穆里尼奥也饶有兴趣地打量个不停。他被追得笑骂着满场疯跑,最后还是Sami拍掉了那些意犹未尽的手,转身又把梅苏特按自己怀里顺了两把乱糟糟的毛。”确实很帅“ 梅苏特红了脸,气喘吁吁地瞪那个笑嘻嘻的男人,挣扎出怀抱去找马塞洛和佩佩。

 

来年夏末,梅苏特在替补席无言地度过了最后一场比赛。伦敦来电或许救了他也或许毁了他,他不动声色地转手了马德里的所有物件·,没有和任何人告别。

暮色里开往英吉利的飞机缓慢抬升,梅苏特透过舷窗望着数千英尺下华灯初上的马德里,眼眶发酸,直到它远作夜幕中逝去的孤星。黑云笼罩了机身。他轻轻合上眼,将脑袋靠上冰凉的机窗玻璃。

阿森纳。他忽地想到了一年前荒谬的梦,疲惫地意识到那人或许狡猾地撒了谎。

 

14年捧起世界杯后,梅苏特放弃了对于那些说法孰真孰假的探索。Sami告诉他自己收到了尤文的合同。Iker要走了,sergio确实会成为新队长。自己的国家队生涯很不错,这就很令人满意了。他还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将国家队和西班牙的三年一笔抹杀。

他和前队友的关系依旧好得很,每天通电话信息的那种。聊比赛,天气,还有cris和marcelo比赛喝蔬菜汁之类的破事儿。他们成了往返马德里与伦敦的航班的常客,思念顺着电话线蔓延。卡里姆电话的第一句常常是mes要是你在--,大笑过后ramos会突然说我们可真想你。沉默里,呼吸声伴随轻微的电磁噪音在漆黑空无的大洋上空交汇相融。然后他们互道晚安,屏幕暗下来,梅苏特便又坠回伦敦冰凉昏暗的公寓。

阿森纳很好,梅苏特全身心地投入新生活,踢英超,训练,学英语,他每天无可指摘地完成着一个中场,或者说阿森纳标王该做的一切。

而待到黑夜的空寂无人的荒原,红色的炮筒中却漫出丝丝白玫瑰花瓣来,蛇一样游走,纯白吞噬了鲜红滚烫的灵魂,藤蔓攫紧溢血的心脏。那朵白玫瑰在冷雨中虽凋未死,而梅苏特自私地,小心地为她罩上玻璃罩子。伯纳乌的光像一个炫目怪圈,叫嚣着撕扯每一个梦境。

 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摔倒了数不清的次数,15年时,梅苏特遭遇了踢球以来最严重的伤。他抱着自己剧痛的膝盖艰难地挪到场边,被告知要休养三个月。

当夜他独自倚坐在医护室纯白的病床上,冷汗滑过颤抖的嘴唇,沉默着捱过那抽搐扭曲的神经所产生的阵阵痛楚。疼痛迫使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,也无声地滋长了某种狠绝。

梅苏特平静地任由那些纠缠的回忆的阴魂破碎消散,早该死去的白玫瑰被他揭开罩子,一下一下扯断了根须,汁液血一样横流,枯死的花瓣落到地上便成了森然白骨。更深处那蛊人的梦魇传来隐约的哭号,他被疼痛带来的汗与泪迷住了眼睛,大口喘息着,被藤蔓绊倒在地。它攀附上脆弱的脖颈再收紧,直到挣扎的可怜人耗干了最后一丝氧气,永远留在了那荒原。

最后一丝哭声也淡去了。他发现自己又躺回了消毒水味刺鼻的房间,泪水已是流满了脸。他死死捂住嘴,仍渗出一声压抑的呜咽。

他知道梅苏特死了,皇马的梅苏特终于被他亲手埋葬。

隔天夜晚,cris火急火燎地敲开了熟悉的门,带着全队心急如焚的关心。这几天小尼莫挂掉了他们所有人的电话,Cris只当mes心情不好,可之后的谈话让他如坠冰窟。他不敢相信他的梅苏特会一夜间变得如此冰冷,陌生,而绝情。

”回去吧cris,你要找的梅苏特不在这儿。我是11号,阿森纳的11号,伤我可以自己扛。你不觉得我们陷在过去的角色里太久了么?

该向前看了cris,别念旧,别再停留。离开的一刻我就回不去了,而你也来不了。

回去吧,伦敦没有梅苏特,他在马德里,永远都在。“

他最后对床尾的男人说。随即闭上眼偏过头去。这两个小时里cris的目光从震惊到心碎再到哀求,他没法再看,他怕自己忍不住去给葡萄牙人抹去泪水,再送上一个紧密的拥抱。

”噢mes.....“cris颤抖着开了口,可笑地眨着眼不让眼泪掉下来,”这可真混蛋...可只要是你要求的,我又怎么可能不去做......“

他感到cris走近了,然后一个吻轻轻地落在额头。他曾无比贪恋的温度。他差一点就要睁开眼抱过去了。

男人直起身来,哑着嗓子说再见,长久的静默后,门发出合拢的轻响。伦敦还下着雨,那傻子会淋湿的。

三年前的梦里也在下雨,他第一次开始读懂那些平静的谎言。可那人为什么该死地撒谎,他们明明,明明来自同一个残忍的世界。

 

之后梅苏特便觉得自己或许更像那个厄齐尔了。阿森纳在欧冠中从来没抽到过皇马,这让他有点遗憾。如果能晋级八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估计还能碰面,但欧冠十六郎可不是浪得虚名。

吉鲁饼吐得他无可奈何,桑切斯要靠谱得多,不过还是差了点儿。

厄齐尔有时候会想,要是见了12年的自己该怎么给他讲现在的一切。那小孩知道要去英国会吓坏的,不过他现在真的在阿森纳很开心。他很少再去想往事了。

 

16年的欧洲杯落败后厄齐尔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世界杯上,而喀山的覆灭来的无可预料。

厄齐尔看着压来的无数莫须有的指责,和得知被皇马出售时一样的不解与愤怒,却少了些不舍。德国梦也该醒了,他曾为之忠诚的国家同样将他弃之不顾。

他发完三篇退队声明后,六年里最后一道谎言也被揭开了。厄齐尔捂住脸,悲哀地意识到自己如今走完了命定的最后一步。时间悄无声息地改变了一切,往后的路再没人讲的清,就连漫长的谎言也走到了终点。

 

3.

借着花园的灯,刚从新加坡回来的厄齐尔掏出钥匙打开门。几天没见的波霸像个小炮弹一样窜出来撞到了他身上,嗷呜嗷呜地扒拉着裤腿。“哦天......”他一下子乐了,弯腰捞起热乎乎的胖团子,趿拉着鞋窝进沙发里。小家伙在他的胸口踩来踩去,欢实得要命。兵工厂的新10号心满意足地被狗儿子拱着脸,乐呵呵地划开了手机。

满屏的未接来电和信息接着吓得他一懵。什么玩意儿....厄齐尔皱着眉划拉到今晚最早的一条,是拉姆塞:

”messsss!!!我们好像在酒吧看见了你的弟弟...?!妈的那是你弟弟吗??太吓人了吧你咋从没说过你有个和你长这么像的弟弟?!!

厄齐尔嫌弃地看着溢出屏幕的感叹号,把手机拿远了点  ....又喝嗨了吧,哪来的弟弟,长得和自己像的东西多了去了,卖烤肉的不还有和梅西长得一样的吗。

他点开下一条,还是拉姆塞 “不不我的天....mes,mes那个男孩说他就是你,还是2012年的?哈?我知道这太傻了可是他真的和你好像....!!” 附了张AV画质的照片。

厄齐尔心里咯噔一声,一种奇异的预感漫上心头。他从未想过那个梦的另一种可能。

接着就是佩尔 “mesut,阿隆说的那个男孩,我问了几个国家队的事,他确实全知道。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在伦敦,他的记忆似乎还在6年前.....我没法信,可这不像是玩笑。

我想应该把他送到你那去,你在家吗?”

厄齐尔僵硬地,努力地压回嘴边的骂人话,手指颤抖着往上划。霍尔丁,切赫,蒙雷,扎卡,全是今晚聚会的人的尖叫刷屏,夹杂着可爱  好白  好害羞之类的鬼东西。

最后一条是佩尔的,五分钟前  ”我这就到了,希望你在家。“

“呃....乖,别踩我胸口,我喘不过气了。“厄齐尔把波霸一把拽了下去,盯着吊灯陷在沙发里干喘气。等下就要见6年前的我了,还没洗澡怎么办??

 

 

4.

厄齐尔看到门口被淋得湿乎乎,长发乖顺地贴在耳畔的男孩时,没忍住就笑了。

那个马德里的,纯粹,快活,未经世事的梅苏特啊,他失去的杀死的梅苏特,他从来就没指望还能再见到。命运残忍又温柔,它拿走了一些东西,也会给予一些补偿。

男孩裹着毯子小心翼翼地坐在了沙发一端,被厄齐尔的眼神搞得发毛。

厄齐尔好笑地冲他说:“你是不是在想,我绝对不会剪头发,也不会把自己整的这么黑?”

梅苏特:???

很快厄齐尔便让男孩放下了防备,开始balabala。废话,最了解梅苏特那点小小心思的当然是他自己来着!

“嗯我们这赛季拿了联赛冠军,皇马可是五年没得过冠军了!

”我在马德里的房子特别好,就挨着sergio,他经常带我去他家吃海鲜饭,或者给我唱歌听。

我离Cristiano家也很近,我特别喜欢他......咳还是先不说他了////

“iker有次喊我besugo,其实他是想用傻蛋的意思啦哈哈,不过大家都以为是鲷鱼。

”还有卢卡,卡里姆,萨米,里卡多,哇他真的是个王子,伊瓜因,马塞洛,佩佩,哦当然还有我的教练穆里尼奥.....我特别喜欢他们,他们也很照顾我。

“这两个赛季我都是助攻王啊,我想我还会在皇马踢很多年,拿欧冠,国王杯,西甲冠军,最好还有金球奖。

”欧洲杯我们又输给了意大利....不过世界杯我们肯定能走得更远。“

厄齐尔陷在沙发的阴影里,温柔地注视着年轻的自己眉飞色舞地讲个不停。

那些蒙尘泛黄的往日,阔别已久的故人和旧梦,与少年意气的自己,活生生的,美好得让他鼻子发酸。

他怎么能让这个阳光下的男孩背上明日的负担?他还那么年轻,那么快乐,风光时受尽宠爱,犯错时也能被轻易原谅,未曾目睹离别,也未曾尝过心碎,还有无尽的希望和时光。那就是曾经的他啊。

他要骗他,他当然要骗他,这是命运的圈套,是注定的宿命。

他平静地开了口,说的话半真半假,只为了让梅苏特相信,另一个世界中的未来毫无参考价值。

没去过马德里,没进过国家队。在心碎至极时厄齐尔确实有过这样的设想,但冷静下来,他明白自己依旧庆幸曾拥有过的美好,那些曾照亮一段岁月的温柔爱意。

男孩果然被吓得不轻,瞪大了眼说不出话来。

厄齐尔轻轻地笑了,”别怕梅苏特,命运会告诉你怎么走。只要无论如何别忘记爱,爱足球,爱别人,爱你的世界,你的生活。那便足够应付一切了。“

沙发的两端,他们穿过六年的时光默默地注视着彼此。梅苏特似懂非懂地点头,眨巴着大眼睛有点犯困。厄齐尔走过来给他掖紧了毯子。”睡吧……安拉会保佑你。“

男孩抬头冲他笑了下,随即乖顺地合上眼。厄齐尔紧挨着他坐下,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那安静的侧脸。
那轮廓逐渐淡去了,慢慢地,直至透明,飘散在空气里。最后,那张毯子悄无声息地跌在了沙发上。

再见。厄齐尔轻声说,手指攥紧了那张仍余温热的毯子,又慢慢松开,捋平了那些褶皱。

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啦。

 

 

 

 

 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💗(突然出现

评论-25 热度-78

评论(25)

热度(78)